2020 AW Vol.3

Sleeping Beauty

Tick Tick Tick Tick. Once upon a time.
終局尖塔端,沒有等待,未來不復存在。
人時在荊棘指爪間流逝。

vol.3 以永恆之姿遙望橫亙無涯。
急流於是靜止,水凝如石。

2020 AW Vol.2

Monochrome

有聲的冬日時計,拖沓出結局的餘音。
經典格紋加身、蛻變。
在八乘八見方的宇宙尋覓,無懈的星曜佈局。

vol.2 探索永不過時的大衣。
在新舊之中,捕捉那一閃即逝的雋永可能。

秋日慶典

秋季像是一道暖色濾鏡。
輕輕覆上萬物,不著痕跡地為大地染色。

2020秋冬,褪去了夏季的燥熱。
CUBIC以一支融入法式鄉村的歡快大調展開。
譜寫秋收慶典的序曲。

2020 AW Vol.1
2020 SS

雪融之後,擁抱多元

Where does the white go when the snow melts? – Hugh Kieffer

雪融之後,白色去了哪裡?
CUBIC的2020春夏,像是沾染了調色盤的一幅光景。
紅得豔麗、黃得嬌嫩、綠得清新、藍得寧靜、紫得浪漫。
黑與白,則在各個單品間穿梭、蔓延。

New Collection,CUBIC選擇擁抱多元。
我們相信不怎麼一致的世界,會更加精彩好看。

Orange sky

Well, I had a dream.
I stood beneath an orange sky.

活在不同時區的錶,今夜就留在家裡。
金黃色的光芒,披在肩上,映在深藍如泰唔士河的眼裡。
她們約好,只要在日落前出現,就不算失約。

2019 AW

And I had a dream.
I stood beneath an orange sky.
With my sister standing by.
by Alexi Murdoch – Orange Sky

房門隔絕了外頭的日,光依然在。
原來,她們始終是彼此的光。

2019 SS

Ocean Eyes

雪國的夏季,像是撒哈拉的雨天。
一場美好的意外。

當白晝逐漸被黑夜取代,隔窗凝視外頭一片雪白的她。
想起貼在冰箱上那封,來自熱帶島嶼的明信片。
白皚皚的雪地,在她眼底,瞬間有了海洋的色彩。

於是她展開了一場,只有自己、也只屬於自己的逃亡。
在那裡,她赤足舞蹈、揚起浪花,歡欣鼓舞地擁抱豔陽。

想要逃到一座熱帶小島。
一座,以她斑斕身影為名的小島。

Comfort in Bloom

租了一座倉庫。
那裡是長大後的樹屋。

喜歡看光線沿著佈滿灰塵的窗戶,灑在畫框上。
在水泥地上形成宇宙的模樣。

大型木馬載她到想去的地方。
爬藤植物待她生日,送她朵花。

人都說星星在天上,滿屋子的植物,讓她相信這裡是家。
環顧四周,閃閃發光。

2018 SS
2018 AW

Back to November

她一直記得,小時候住的那棟紅磚屋。
倚著爐火,在地毯上獨自堆著積木的時光。
映在牆角的幾何與方格暗影,從此在她心上不滅。

每一年的初冬,她都會回到那個十一月。
在幾何撞色中,她看見黑暗中蹦出的花火。
於方格堆疊間,她想起那件舊格紋衫的溫度。

如果說穿衣是一種儀式,年復一年,她都藉此重返懷舊十一月。
靠在爐邊,隨著思緒將她走過的世界繞一圈。
Back to November。

2017 AW

Austrian Mona Lisa

用金黃拼貼成的吻,鑲嵌在1907年的一瞬。
象徵與花紋,繁華成一片愛的圖騰。

一個人,能演繹多少種靈魂。
得替換衣著,還是交錯眼神。
站在畫家前,是他賦予你新生。

指尖上的弧,歷史的煙塵。
光線化為利刃,剪出憂傷的分身。

拋開畫筆無盡的旋轉與拉扯。
以一幅肖像,凍結此刻。

2017 SS

Fruits and dragons

他說火龍果像讓人猜不透的她。
長在兩千七百年多前,巴比倫王妃的空中花園。

從天而降。
粗糙的保護殼,是她的粉色盔甲。
紅白兩色的距離,是她設下的網。

能被窺探的她,能被了解的她。
是她願意讓你看見的她。

上一秒的口感鮮甜,下一秒的舌尖微酸。
她既可以是床前明月光,也是心口永恆的硃砂痣。

2016 AW

Carousel Clock

一年總是有那麼幾天。
在錯的時間,遇上所有的對。
像是一次的雨天遊樂園。

2016 SS

Le Bain

I would give gladly all the hundreds of years that I have to live, to be a human being only for one day, and to have the hope of knowing the happiness of that glorious world above the stars. -The Little Mermaid

躲在文字背後,沒有聲音的人。
再次出現在不合時宜的場合。

沒有目光、沒有掌聲。
現代人魚,各個都是用眼神唱歌的人。

在空氣與水的邊界,不上不下的人生。
海面下的永恆,不及滄海一粟的肉身。

2015 AW

Laboratory Flowers

匍匐的肌膚,蜿蜒的拱身。
傳說中的荒野女巫,做了交易後,什麼也不剩。

收起柔軟的葉,長出防備的刺。
她不需要誰的愛來灌溉,自成一格。

輕輕揮手,海市蜃樓。
彈指變成一座綠洲。

在她搭建的花園,她就是這個世界的莫內。